一首歌唱30年,一条裙子穿两年,一代情歌天后居然变成这样了!

东邪西媚资讯人气:566时间:2021-01-13 08:00:04

不造是不是快到农历新年的关系,最近明星们的老友重聚,怀旧局也变得越来越多飘零影院(www.95zo.com)好用的电影网站

这边有“令狐冲”吕颂贤与“小师妹”何美钿,蹲在冷风瑟瑟的广州街头吃双皮奶,《笑傲江湖》爱好者可戳这里重温旧梦;

那边则是陈美琪cue了叶童与赵雅芝,晒出了《新白娘子传奇》剧组之前重聚时的照片。

这部剧带火了她们三人,多年以来的讨论度也一直集中在她们身上。但提起《新白娘子传奇》除了想到白娘子、小青和官人,那首至今无法让人用普通话平静读出来的“千年等一回”也该有姓名才对嘛。

只是这首歌的原唱高胜美,相比主演三人组红足二十年,她显得有些后继乏力。

今天看到一组高胜美在某村庄商演的照片,舞台和设备都很简陋,她裹着厚厚的羽绒服,第N次唱着“西湖的水~我的泪~”

定睛一看,这裙子怎么有点眼熟?

原来之前的商演和录节目时,这条裙子已经穿了好几次。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,捞金战衣?

这条穿了很多次的裙子和那首唱了有超过1000遍的《千年等一回》,跟她人生的轨迹一样,有一个很华丽的开始,然后一直在重复,重复,重复。

与之相反的,却是那张与时俱进,不断改变的脸。

——我是琼瑶歌后的分割线——

高胜美爆红是在1990年前后,那时候应该很多读者都还没有出生。但童年时,总或多或少从电视上或爸妈嘴里听到过几句她唱的歌。

在咆哮教主马景涛还没有完全修炼好狮吼功时,和岳翎主演了琼瑶剧《青青河边草》。

高胜美唱了电视剧的同名主题曲,“青青河边草,悠悠天不老,野火烧不尽,风雨吹不倒”至今仍在中年叔叔阿姨的ktv爱唱榜前列。

这部电视剧,是琼瑶《六个梦》系列作品之一,另外一部《哑妻》的插曲《无语问苍天》《情深锁》《雪落无痕》也是高胜美唱的。

只是,琼瑶这个系列最红的是《婉君》,这部剧的插曲,没落到高胜美头上,而是给了她同公司的师妹李翊君。

当时,李翊君和高胜美被封为“台湾偶像剧四大金钗”,李翊君被认为是唱得最好的那位,而高胜美则是靠数量取胜。

因为当时琼瑶剧都是在8点播放,而由高胜美来唱主题曲的剧都拿下了收视冠军,所以她也得了个“高八点”的美名。

她15岁就出道了,唱琼瑶剧里那些或悲情或浪漫的歌曲时不过20出头,没办法从单薄的感情经历中找灵感,都是靠天生的一副好嗓音。

她声音婉转柔美,音色甜美,老天赏饭吃的天赋从很小就开始展露出来。8岁就在歌唱比赛中拿了奖,从此学校里但凡有歌唱比赛或者表演,都会有她的节目。

23岁时唱的一曲《千年等一回》,也彻底帮高胜美打开了内地市场。这歌当时红到什么地步呢?

90年代家家户户都开着大门,电视上放着新白娘子传奇。节奏感极强的前奏一响,左邻右舍电视声音共振,自带360度立体音效。

此处插播一个冷门知识点,是在上一次《新白娘子传奇》剧组重聚时被科普到的。这首歌第一段的间奏,大家之前一直都唱的是“啦啦啦啦啦啦”吧?

但其实,高胜美按原曲作者的意思,唱的是“Chi~china”,因为白蛇传是中国音乐与戏剧文学作品,所以才加了这点小巧思。

从1992年到2021年,这首养老保险单曲,在这29年里,她唱了无数次。

按常识来看,这部剧火爆了几十年,高胜美的这首《千年等一回》也有过很多次的翻唱与改编,她可能早就凭借版权费赚到了盆满钵满。

但现实是,当年每发一张唱片,她只有10万台币(约2万人民币)的酬劳。

当时15岁的高胜美去参加上格唱片公司的征考,顺利通过成为了签约歌手。唱片公司跟她谈的价格,就是一张唱片给她10万台币。

那时候高胜美还小,完全没有任何版税的概念。所以后来她的唱片几百万几百万地卖,但因为与经纪公司有合约在先,而且一签就是长达10年的合约,她一分钱版税都没有抽。

后来记者问她,这么多年来,本该属于她的版费合计下来至少都有百万了,她却没有拿到,会不会对前公司有些怨恨?

高胜美说,得失都是缘分。没有当时的公司给她机会,也就不会有如今的高胜美。

这种想法,从现实角度来说,有一层原因是,当时的这2万人民币,对高胜美来说已经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巨款了。

——我是赚钱动力的分割线——

高胜美是少数民族,布农人,小时候一家6口人全靠父亲当警察每个月几百块人民币的微薄收入来养活。

全家都睡在一张破破的榻榻米上,隔壁还是放棺材的。读小学时,高胜美经常睡到一半被喊起来赶出门,因为钱不够交房租。

她见过父亲是怎么辛苦地值夜班,也切身体会过清贫的生活,所以从小就对赚钱的渴望格外强烈。

高胜美说,那时唯一的想法,就是赶快长大,赶快赚钱。

虽然现在回头看看,跟她错失的那几百万版税相比,当初唱片公司给她的几万块根本不值一提;

但在当时,正是这几万块,让高胜美拿回家去,不止解了燃眉之急,还让高胜美的妈妈体会了什么是数钞票什么是保养品。高胜美说,她对此心满意足了。

只是,花无百日红。高胜美唱甜歌出身,歌路本身就是有限的。而且在那几年,竞争对手也层出不穷。

大家都熟悉的琼瑶剧《一帘幽梦》被搬上荧幕后,剧中一共有七首歌。高胜美只被分到其中一首,李翊君唱了两首,剩下的4首歌全部给了唱片公司力推的新人许茹云。

两人的梁子也就在这时暗中结下。

过了7年后,许茹芸发了一张翻唱琼瑶主题歌的专辑,高胜美开麦吐槽许茹芸,还把《一帘幽梦》主题曲的往事翻出来,说是许茹云抢走了本该由自己唱的歌。

许茹芸这边沉默许久之后回应,当年是前唱片公司老板拿着她唱的样带给琼瑶听,琼瑶认可后,才决定由她主唱,绝不可能是她“抢”来唱的。

这事闹了很久,过去了大半年高胜美在被记者追问时还是忍不住黑脸。

涉及到利益关系,总归是有一些意难平的。而且在后期,唱片公司的确对高胜美的扶持没有最早力度那么大,所以在与唱片公司合作关系约满后,高胜美就选择离开了。

也基本从此,歌唱事业没有了新的进展,一直在唱过去的老歌。

一方面是因为,音乐市场的大环境改变了。

高胜美1999年离开唱片公司,2000年,一位热爱粉色、爱喝奶茶的小公主就唱着“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”横空出道,从此改变了整个乐坛的风格与潮流,高胜美擅长的甜歌已不再成为主流。

另一方面是,高胜美也迟迟没有再找到一个突破口。

2005年,高胜美偶然翻唱了黄莺莺的《哭砂》,拿到了台湾第四届金曲奖最佳女演唱人,也给了她信心,去翻唱更多的歌。

但无论是罗大佑浪漫与愁绪兼有的《恋曲1990》,还是李宗盛略显悲凉的《山丘》,高胜美始终是用她擅长的琼瑶式甜美来演绎,所以总归少了些难忘与特别的味道。

其实,她也一直在试图寻找与这个时代更加接轨的方式。

比如和网红一起把老歌玩出新花样,或是在综艺节目当评委。但她本身并不是很有综艺感的人,所以几乎没有什么亮点可以记得。

此外,哪怕就从15秒的短视频里就能感觉到,相比于蹦蹦跳跳,高胜美本人显然更适合安安静静。

同龄的王菲被拍到蹦迪摇头晃脑,活力四射,吃瓜群众们的想法是:菲姐求带!

而在高胜美的短视频里,她只是和网红一起做一些简单的动作,但给人的感觉是很努力,却并不融合。

所以,最后她选了最简单的顺应这个时代的方式:顺应这个时代的审美。

把自己从这样,

变成了这样。

《千年等一回》的作曲家曾说,听众是随着时代不断进步的,如果总喂旧的东西给他们吃,他们是不会咽下去的。

现在的时代,其实是更有包容性的。怀旧复古热潮兴起,高胜美的老歌,完全有能让她吃一辈子老本的底气。

商演走穴这些年来赚了不少,她10年前就在上海买了房子,现在没有结婚,一个人吃穿也完全不愁。

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,在50多岁的年纪依然能够在时代的浪潮里乘风破浪。或许,选择一直重复过去的辉煌也没有什么不好,至少有过辉煌。

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

Copyright © 2020 www.xo98.com